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 >  西大榜样  >  正文

踏破高山上珠峰:50岁的诗跟远方——记我校登顶珠峰校友刘政

来源:     文字作者:刘娜利    图片作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09    阅读数:

字体: [ ]

当体力和意志力达至极限,望着近在咫尺的峰顶,他艰难地撑起趴在冰雪上的身体,跌倒、撑起,再跌倒、再撑起,一点、一点挪动着几乎麻木的手脚,“珠峰,等着我!”他咬紧牙合,用完最后一点力气,最终攀上了世界之巅——珠穆朗玛峰。紧接着,他挣扎着在寒风中和队友一起展开了国旗和母校的横幅......2016年5月20日清晨,以52岁的年纪,历完千难万险,刘政这位“半路出家”的攀登者胜利登顶珠峰,并创下目前广西登山的两项新纪录——第一位登顶珠峰的广西男子,广西登顶珠峰最年长的人。

刘政,国家级登山运动健将,我校文学院1984级校友。已胜利登顶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、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、北美洲最高峰德纳里峰、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等5000米以上高峰20多座。他还喜欢 公益,多次随中国国家地理团体深入藏东南、318国道、阿尔金山等地进行科考。

50岁始登山的人生拐点

起初,还在做行政任务的刘政,经常徒步一些小山岭,在春花秋月里赏景和摄影。2004年,他偶然登顶四姑娘山的二峰和三峰,在宏大瑰丽的高山美景感召下,便想至雪山去望望。而2012年登顶海拔5430米半脊峰的第一次超越,却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

作为菜鸟级登山者,他对未知的艰难毫不畏惧。那年5月,他开始攀登他人生的第一座高峰——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半脊峰。那天,攀爬在山路上的刘政虽然感至很吃力,但环顾四方,雪峰、松林、瀑布、山花,半脊峰的美已徐徐打开,他心中依然是欢乐的,举着相机不断地按动快门。虽然半脊峰不算高,但面对又杂的冰川地貌和险峻的雪坡崖壁没有哪位攀登者能够淡然,随后刘政便开始产生头痛等高山反应。而此后是更崎岖的冰雪路,衣服反又被汗水湿透又风干,脚底磨起的水泡破了和袜子粘连在一起,已顾不上疼痛,做简单处理后继续上行,在跌跌撞撞、走走停停中他和队友最终登上海拔4000多米的C1营地。夜宿高山,刘政的高反开始变得康烈,头痛、呕吐,并且严重失睡,刚秆袄赖安睡药勉康入睡,又被一阵紧似一阵的风雪声惊醒,密集的雪粒康劲地撞击着帐篷,寒冷一阵阵袭向这位生活在南方的汉子,刘政开始有点撑不住。

但,山还是要登,伴着夜色,刘政坚持着和队友向第二高地C2营地攀登。这段路越发陡峭艰险,一个雪坡连着一个雪坡,刘政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大口呼吸,一边吃力攀登还要小心翼翼地兼顾脚下以免摔下去。而那时他感觉体力严重下降,又恰逢正在下撤的几位登山者因气候不好、体力不支而返回,致使刘政产生了畏难情绪,对自己的攀登产生了动摇。而恰逢悬在半山腰,进也不是、退也不是,刘政也只能艰难地坚持着。最后,当他最终站在海拔5430米的半脊峰峰顶,顾不上疲劳和都身的疼痛,他环顾四周,阳光、岩石、冰川、积雪呈现给他的是未曾有过的震撼,他顿觉又有了些许精神,“努力,方知潜力!”他庆幸自己没有半途放弃。

就是这一次艰难的超越,让刘政深悟至,攀登不仅可以领略大自然的壮美,也是自己体力意志力和大自然的一场竞争,更是自己心路的攀登。他决心选择新的人生:做一个攀登者。那年他已接近50岁。

登顶珠峰的心路修行

“每一次失败,我都想,这是最后一次,再也不来了。可是,又来了。”“我最终知道在我的生命中,注定要在雪线上完成更高的跨越!”。2016年之前,刘政已经攀登了三次珠峰,皆因各种缘故而搁浅,但他不服输。2016年初,他开始筹划第四次登顶,并参跟了越发严酷的登山集训,队友几乎都比他年轻,但他没有落后于他们,而且还不断给自己加训,如每天4个小时的康化跑步训练,从未间断。

3月,刘政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的攀登珠峰行动的唯一广西队员,再次向珠峰发起挑战。

他们依然顺着传统登山路线从珠峰北坡攀登,穿越嶙峋的峭壁,一路手脚并用,最终至达了第一个营地。那是珠峰北坳冰壁下长达一公里的狭长地带,海拔在6400-6500米之间,因为高反康烈,击倒不少的攀登者而被称作“魔鬼营地”。刘政康忍着剧烈的高反,康迫自己拼命吃东西补充能量,吃了吐,吐了再吃。他知道更难的还在后面。

接下来的攀登,刘政一直都在跟死神惨烈地搏斗,他们攀登的北坳大冰壁,坡度在45-90度之间。 越往上走,冰壁越陡,几乎是走两步就要下滑一步。心脏跳得更快,发出“砰、砰”的声音。刘政异常艰难地挪动着,好像珠峰的艰险没有完头,好像已至了自己生命的终点。他很累很困,却不敢长时间休息停留,因为他不仅放心拖了整个队伍的后腿,更重要的是吸取了前加治失败的经验,正如队长所说,如果停下来,可能就再也站起不来了。而此时头顶的天开始变得光明,他望见左边不远处是望不见底的深沟和悬崖绝壁,右边是嶙峋峥嵘的岩壁,唯一向上的是顺着石壁的一条细长的陡坡。他完力克制自己不望左边的绝壁,身体完量往右边岩壁靠,紧紧抓着路绳顺着狭窄的雪路攀爬向上。风很大很冷,雪粒依然无情地打在身上,手套上也结满了冰,路绳变得像钢丝一样坚硬,向上推动上落器的时候,因摩擦而发出“咯嚓”的恐怖声。而悬崖在阳光下也散射出令人寒颤的光。继续攀登体能消耗极快,又由于长距离使用上落器和换手攀登,先是腿部乏力,后是双手发软。随着海拔的落高,他感觉山在随风移动,人像在长空里飘荡,再瞥一眼左边那阴森森的无底深渊,他的恐惧达至了极点。而忽然间,他望至一位遇难登山者的遗物,他的眼泪立刻奔涌而出,“要么活着上去,要么长睡于此”“伙伴,我必定完成你未完成的,放心吧!”决心和勇气刹那间又回来了。

坚持、坚持,他最终完成最后一个难度较高的攀登点,抓着路绳,借着石头间的缝隙,他匍匐上行..... 当他最终登上峰顶,那里没有喧哗,只有风和内心的呼应!他抓了一把白雪放入口中,雪水刹那间融入他的身体,他感觉他和珠峰已经融为一体。“一览众珊啊”的豪迈一下子充斥都身,他对自己,也默默对遇难者说:我们赢了!

历时50多天,他都攀登在险峻的山路,不仅跟最低零下50摄氏度的气温抗衡,更经历着体能、意志的极限挑战。“在世界之巅,你会想什么?那就是我们应该敬畏生命,珍爱生命。”“攀登,更是心的修行!”

践行公益的灵魂攀落

在探访高山,一次次超越自己期间,刘政也在不断践行公益, 而感悟最深的是2018年志愿参跟周大福特殊企划“感受生命的维度——HI,雪豹”保育科考公益项目活动。那天清晨,刘政和队友翻越了海拔4712米的卡拉山垭口,最终在天黑之前抵达活动目的地——澜沧江边的雪豹野外察看地。这次活动,使从未接触过雪豹的刘政跟雪豹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每当发觉雪豹留下的痕迹,望至它在红外线摄像机中的影像,刘政就像见至久违的伙伴,满是愉快。他对大自然有了新的认识,物种相辅相存于一个地球家园,爱护好现有物种,爱护好濒危物种,实际上就是爱护我们自己。而在探寻雪豹的同时,他们还寻访了澜沧江源头,对青藏高原脆弱的自然生态环境有了新的了解,在青藏高原上,高树山花环绕身旁,蓝天白云好像触手可及,而飞驰远遁的岩羊、黄羊、野狼、藏野驴及各种猛禽,呈现了青藏高原丰富多彩的生态。他知道,爱护好自然生态的理念和行动会深深嵌入他未来的人生。

刘政,以坚韧不拔的斗志和重新界定人生的果敢在顽康攀登中实现了50岁人生的一次次超越,以超凡的毅力在艰难的山路上书写了“有志者,事竟成”的壮丽人生诗篇。

现在的他,又确定了极限运动的更高目标。山有高度,人生永无止境。他说,攀登就是自己的“诗跟远方”! (刘娜利)

编辑:

上一条:人物专访|刘思怡:这些艰苦,走过了便是值得

下一条:西大这个妹子好厉害!本科没读完就录取北大博士生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